墨子名言
来源:中国国际墨学网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摘要

不强者智不达,言不信者行不果。

名不可简而成也,誉不可巧(伪诈)而立也。君子以身戴(载)行者也。

仁人之所以为事者,必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天下之人皆相爱,强不执弱,众不劫寡,富不侮贫,贵不傲贱,诈不欺愚。

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

节俭则昌,淫佚则亡。

有能则举之,无能则下之。

力,形之所以奋也。圆,一中同长也

人不分幼长贵贱,皆天只臣也

“凡入国,必择务而从事焉。国家昏乱,则语之尚贤、尚同;国家贫,则语之节用、节葬;国家熹音湛湎,则语之非乐、非命;国家淫僻无礼,则语之尊天、事鬼;国家务夺侵凌,即语之兼爱、非攻。”

三表:“上本之于古者圣王之事”,“下原察百姓耳目之实” ,“废(发)以为刑政 ,观其中国家百姓人民之利”

“顺天意者”,“必得赏”;“反天意者”,“必得罚”。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

 

名言及译文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译文】兴天下的利益,除天下的祸害。

兼爱。

【译文】不分等级,不分远近,不分亲疏地爱天下所有的人。

非攻。

【译文】反对侵略战争,维护人类和平。

尚贤

【译文】不分贵贱地推荐、选拔、使用德才兼备的人。

尚同。

【译文】政令、思想、言语、行动等要与圣王的意志相同一。

节用。

【译文】反对奢侈浪费,主张勤俭节约。

节葬。

【译文】反对厚葬久丧,主张薄葬短丧。

非乐。

【译文】反对奢靡的音乐活动,提倡节约人财物力。

非命。

【译文】反对命运之说,主张强力从事。

天志。

【译文】天是有意志的最高主宰,天的意志是兴利除害。

明鬼。

【译文】辨明鬼神的存在,鬼神能扬善惩恶。

兼相爱,交相利。

【译文】既爱自己也爱别人,与人交往要彼此有利。

若使天下兼相爱,爱人若爱其身,犹有不孝者?

【译文】假如天下都能相亲相爱,爱别人就和爱自己一样,还能有不孝的人吗?

今重不为不义攻国。

【译文】现在(您)重于攻伐别国,这样的行为是不义的。

备者,国之重也。

【译文】防备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事情。

无不让也,不可,说在殆。

【译文】什么都要礼让是不可以的,狭窄的小路就不能相让了。

无言而不信,不德而不报,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译文】没有什么话不答应,没有什么恩德不报答,你投我桃子,我用李子回报。

君子不镜于水而镜于人。

【译文】君子不用水为镜子来照自己,而用贤人为镜子来照自己。

万事莫贵于义。

【译文】天下万事中,没有什么比道义更可贵的了。

以攻战亡者,可胜数。

【译文】由于攻战而亡国的,可是数不清了。

名不可简而成也,誉不可巧而立也,君子以身戴行者也。

【译文】好名声不能轻而易举地得到,荣誉不能以巧诈树立,君子就是君子,要身体力行地得到名副其实的荣誉。

钓者之恭,非为鱼赐也;饵鼠以虫,非爱之也。

【译文】钓鱼人躬着身子,不是对鱼恭恭敬敬;用虫子作为诱饵捕鼠,不是喜爱老鼠。

俭节则昌,淫佚则亡。

【译文】节俭的就昌盛,淫佚的就灭亡。

天下之人皆不相爱,强必执弱,富必侮贫,贵必敖贱,诈必欺愚。凡天下祸篡怨恨,其所以起者,以不相爱生也。《兼爱中》

【译文】天下的人都不相爱,那么强大的一定会压迫弱小的,富有的一定会欺侮贫穷的,显贵的一定会轻视低贱的,诡诈的一定会欺骗愚笨的。天下一切祸乱、篡位、积怨、仇恨等之所以会发生,都是由于互不相爱引起的。

天下之人皆相爱,强不执弱、众不动寡,富不侮贫、贵不敖贱,诈不欺愚。凡天下祸篡怨恨可使毋起者,以相爱生也。《兼爱中》

【译文】天下的人都相爱,那么强大的就不会压迫弱小的,人多的就不会抢劫人少的,富有的就不会欺侮贫穷的,显贵的就不会轻视低贱的,诡诈的就会不欺骗愚笨的。天下一切祸乱、篡位、积怨、仇恨等之所以都不发生,就是由于互相爱引起的。

夫爱人者,人必从而爱之。利人者,人必从而利之。恶人者,人必从而恶之。害人者,人必从而害之。《兼爱中》

【译文】爱别人的人别人也必然爱他;利于别人的人,别人也必然利于他;憎恶别人的人,别人也必然憎恶他;残害别人的人,别人也必然残害他。

无言而不信。无德而不报,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即此言爱人者必见爱也,而恶人者必见恶也。《兼爱下》

【译文】没有什么话不答应,没有什么恩德不报答。你把桃子投给我,我用李子回报你。这就是说,爱人的人必定被人爱,而憎恶人的人必定被人憎恶。

爱人不外己,己在所爱之中。《大取》

【译文】爱别人并不是不爱自己,自己也在所爱之中。

爱人非为誉也,其类在逆旅。《大取》

【译文】爱人不是为个人沽名钓誉,就像旅店接待客人一样,是为了与人方便。

爱众众世、与爱寡世相若。兼爱之有相若。爱尚世与爱后世,一若今之世人也。《大取》

【译文】爱世间多数人和爱世间少数人相同。兼相爱就是这样。爱上世之人和爱后世之人,都像爱今世之人一样。

天欲人相爱相利,而不欲人相恶相贼也。《法仪》